登录  |  注册

深访迅雷CEO陈磊,我们问了他13个问题

2018-01-18 17:01:00

深访迅雷CEO陈磊,我们问了他13个问题


导语:妖股背后的秘密。

深访迅雷CEO陈磊,我们问了他13个问题

作为一家2003年创立的公司,迅雷一直以“中国最好的下载工具”而被广大网友所熟知。但就在大概3个月前,迅雷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复兴:股价从2.9美元直升18美元,股价最大波动涨幅达到800%。

巨大波动背后的原因也很简单,迅雷将其互联网CDN等云计算技术,与区块链技术结合,推出了全新的“玩客云”以及对应的数字资产“链克(原玩客币)”。一时之间,它也成为了很多股民口中的“区块链第一股”。

究竟迅雷是如何思考区块链的?对于链克(玩客币)之后又有什么想法?陈磊本人又是怎么看迅雷未来发展的呢?上周,在拉斯维加斯的CES现场,雷锋网记者就与迅雷集团CEO、网心科技CEO陈磊进行了一场为时一个半小时的深度对话,以下是整场采访的内容及细节整理。

深访迅雷CEO陈磊,我们问了他13个问题

1、极度疲倦的陈磊,和来CES的目标?

拉斯维加斯、雨夜、晚上11点,我终于在著名的凯撒宫酒店见到了陈磊。这比原定的采访时间已经晚了1个半小时,因为陈磊刚刚从另外一个活动现场回来。类似的活动他在CES期间还参加了一个,活动上他都有发言,甚至还有与主持人对话之类的项目。

最直接的结果是,陈磊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极度疲倦,而且是那种当面一眼就能看出来的疲倦,在之后进行的采访中,他不止一次打盹,甚至让人有一种他虽然坐着但已经睡着的感觉。

为什么要如此高密度地工作呢?陈磊给出的回复是:

这次来的主要目的还是产品,也想向行业介绍共享计算概念,为打入国际市场做准备。

2、目前玩客云的整体现状?

自从10月玩客云“火”起来之后,市面就出现了一机难求的状况。那么究竟经过那么多次对外销售,究竟目前玩客云设备的总体规模有多少呢?对此陈磊也给出了三个参考数字:整体节点达到百万级、存储介质容量超过100PB(等于100000TB),整体储备带宽超过10T bps。值得一提的是,这其中除了新的玩客云设备之外,也包括之前的赚钱宝设备。

陈磊同时还向雷锋网透露:“迅雷目前在云计算业务方面也有所进展,我们正在尝试实现Container(容器服务),已经有企业在试用了。目前有企业已经用到10万台玩客云的规模。

3、总结一下迅雷的2017?

因为迅雷在2017年发生了许多事情,所以雷锋网也给陈磊抛了一个问题:用一句话简短地总结一下迅雷的2017年。陈磊是这样回复的——“2017年是迅雷转型成果出现的一年。

他随后继续补充到:“迅雷实际的转型开始于2014年底,包括云计算和区块链,而事实上迅雷内部也为这个转型做了非常多的内部调整,例如大家能够看到的CEO职位调整。”他紧接着着重突出一个观点,“但如果从调整来说,最最最重要的是迅雷自己知道到底要做什么事情了,也开始聚焦了。”

“迅雷之前一直都是‘追’风口,例如前些年的VR,或者更之前的,什么热追什么。但现在,无论是前两年的“直播CDN”还是2017年的“区块链”,我们都是提前预判、踩到了“云计算”和“区块链”风口之上。而且这并不是我们造出来的风口,而是真正适合迅雷做的事情。——要知道迅雷在P2P下载、CDN、分布式云计算方面深耕了14年。

4、迅雷接下来的打算?

因为迅雷在2017年已经明确了自己未来的发展道路,所以陈磊也直接谈到了迅雷接下来必须要做好的3件事:下载、共享计算、区块链。

  • 下载业务必须做好

首先是下载,陈磊明确地表示:“很多人认为下载没落了,包括我们的部分员工在内。但实际上目前有很多场景和需求依旧是需要通过下载才能完成的。而事实上,迅雷也是国内仅剩的曾经专注在下载领域的公司。所以迅雷非常有使命,要把14年的积累持续做下去。更关键的是不能辜负用户,如果迅雷不能把下载做好的话,用户凭什么相信你能把别的业务做好。

  • 共享计算:快速成长的新业务

下载之后则是目前迅雷正在做的共享计算和区块链,陈磊继续讲到:“至于共享计算模式,实际上早在2015年4、5月的时候,迅雷官网上的定位就已经改成了‘众筹云计算服务商’,实际上那也标志着迅雷正式进入转型了。”

陈磊也给出了一个迅雷在共享计算方面投入的一个数字——10亿人民币(1亿多美元)。相比之下迅雷2016年的整体营收不过1.57亿美元。而在过去的数个季度中,迅雷整体营收中的“增值业务”(包括云计算业务)的整体规模已经从2015年Q1的800万美元上涨到了2017年第三季度的2100万美元。

一方面我们会继续加速现有的CDN业务,同时我们后续也会尝试更多的领域,共享计算和云计算占整个迅雷的营收还会持续增长。”陈磊补充到。

  • 区块链:我们想做真正的区块链

最后一个是区块链,陈磊向雷锋网表示:“我们在做区块链和以区块链为代表的联盟链,我们想做‘真正’的区块链。其中有两个关键点,一个是要有实际的落地场景,给用户带来实际的意义价值;第二个是迅雷希望想要借助区块链改善整个内容生产供应关系的内部关系。我们相信如果把区块链技术和共享计算去做一些结合的话,在应用场景上也会产生一些非常重要的化学作用。”

深访迅雷CEO陈磊,我们问了他13个问题玩客云硬件设备

5、为什么迅雷的分布式CDN服务一定要上区块链?

雷锋网在采访中向陈磊提了这样一个问题:区块链技术在迅雷的CDN业务中究竟贡献了什么呢?为此陈磊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共享云计算的公平分配问题,另外一个是共享云计算的价值度量问题。

先说公平分配问题,陈磊表示早在赚钱宝的时候,就曾遇到过很多用户反馈一个问题:“他们赚钱宝的节点速度,与他们自己通过其他方式测试的速度不同。如果换成区块链计量整个工作成效,那么最终的结果就会更公正更具有公信力。”

而对于共享云计算的度量单位问题,陈磊这样向雷锋网解释:“因为迅雷想在共享计算方面有所突破,最终很可能要将收集到的各种B端、C端的需求分派给具体的C端节点。但随之结算问题也迎面而来。因为这些分派下去的具体任务很可能非常碎片,例如用CPU做一些简单的数据处理、在存储空间里面利用50MB空间,这种极为碎片的任务同样需要计算需求。很明显,法币很难完成这个任务,因为哪怕是1分钱,对于这种任务来说有可能都太大了,而近似于无限分割的的‘链克’,实际上能够很好的完成这个任务。”

最后他补充到:“事实上,这也是链克的名字由来——区块链最细微的价值,区块链+克(g,重量单位),链克。”

6、版权链是什么打算?

“我也想利用区块链,去改变迅雷与合作伙伴之间的关系。这实际上也是一个血的教训,也是迅雷之前越走越窄的问题关键所在。”陈磊随即也说了自己另外一个打算:“我们希望能够做一个版权链,和各个版权方一起去合作,因为迅雷自身也有2亿多对资源非常敏感的用户。

“从整体资源的版权收入、影视作品的流量分析、扶植整体影视生态来说,把整个流转和付费的信息保留下来都是意义非凡的。这实际上也催生出了一种全新的模式,基于区块链的B2B2C,或许传统中也有这种模式,但基于区块链会让整个中间的利益分配、生态运转更加清晰。”

在最后,陈磊也向雷锋网透露了一个这方面的小进展:“迅雷目前已经和‘4K花园(自己宣称是“华语地区最大的4K内容生产和分发平台”)’在进行着一些合作,他们实际上也有一些刚才提到的需求。”

7、迅雷卖设备赚钱么?为什么贵了?

按照陈磊在上文采访的时候透露的数字,目前玩客云的节点数量已经过百万,如此庞大的数量是否意味着迅雷已经凭借‘卖设备’赚了一笔呢?对于这个疑问,陈磊表示:“设备按成本来算赚钱,但是如果算上我们会员服务的价值的话实际不赚钱。

因为我们目前迅雷会员一个月30块,年会员打完折也要149块,而玩客云设备实际上也只需要399、499块,所以其实算上我们附赠的会员服务,我们是不赚钱的。

雷锋网顺便也追问了前一阵子玩客云升价的原因,陈磊对此表示:“一方面是我们和主控芯片生产商都没想到整体销量那么大,所以现在是在加价催促厂商加速生产。另外一方面是受限于供应商多余备货垫款的信心,供应链也会受到影响,导致整体产量也受到了一定限制。”

8、个人怎么看待区块链?

在采访前一天的另外一个国内媒体活动上,陈磊曾直接表示:“比特币的挖矿算力现在已经非常集中,实际上比特币也已经不是当初中本聪设计的那个去中心化系统了,你也可以说比特币已经变质了。”那么他对于区块链技术又是怎么看的呢?

陈磊想了下,首先给出了一句类似于总结的话:“区块链一定是改变社会的一个非常大的驱动力,它可能比人工智能更快。打个形象比方的话,人工智能更像蒸汽机,但区块链是互联网。因为前者改变的还是生产力的基础,而区块链改变的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人和社会之间的关系,人和商品之间的关系,人和企业之间的关系。

“这也是我们必须去尝试它的其中一个原因。”陈磊随后补充到。

9、个人怎么看虚拟货币?

因为链克,迅雷其实一直都处在风口浪尖,但陈磊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却显得很严肃:“在发数字资产的时候,你必须弄明白这个资产的价值根基到底在哪里。”

他首先总结了下目前行业内的主要方式:“现在有很多公司说自己的业务能够发展起来,然后我本身这个公司就是价值基础,但其实这个价值需求是跟你的数字资产是没有关系的。你在用户没有产生任何价值的情况下,把数字资产发给用户,那么你希望用户怎么得到回报?只能通过炒作。只能是有人来投机,但是这样去拉升价格,总会有投机的人会选择离场,最终也就变成了割韭菜的工具。所以,数字资产要有真正的价值基础,要落实到区块链技术应用场景里来,给用户提供更有价值的体验和服务。”

10、链克的核心价值、为什么要坚持链克能够流通?

随后他也谈了谈迅雷自己的链克,“链克背后并不是迅雷公司的股票,也不是我个人的价值,更不是一个大资金池的一部分。它最终代表的是节点用户闲置资源的价值。迅雷通过独创的共享计算技术和持续的服务投入,把用户闲散资源变成可以提供给企业低成本、高质量的云服务,同时,迅雷再把企业的回报投入到为用户提供的增值服务和区块链应用场景上来。无论是对企业、还是用户,都是多方受益的良性生态。

区块链在实际应用场景里面,是需要数字资产进行流通的,无论作为区块链记账奖励的媒介,还是实际用户享受到的增值服务凭证,都需要它具备流通的机制。区块链改变的是一种关系。

11、对于链克的价格波动、远期价值怎么看?

“我们坚决抵制炒作链克的价值。我们实际上也关注着场外的价格,链克的场外价格从一开始的剧烈波动到现在已经非常平稳了,甚至连比特币等其他虚拟货币剧烈波动时也是如此。”陈磊先小小地表了个态,然后谈到了对于炒作链克行为的打击,“我们实名制动作出来之后,实际上已经很大程度上平稳了链克的价格,后续我们还有更多手段(迅雷前天宣布即将关闭非合作伙伴的个人链克转账通道),可以进一步稳定链克的价值。”

而对于链克的价值,陈磊则表示:“很多人或许只看到未来的减产,但更需要关注的实际上是链克背后真正的趋势——玩客云业务的发展而带来的业务价值提升。玩客云相对成熟之后客源的增加、节点利用率的增加实际上会给用户带来更多真正的利益。而且随着玩客云硬件规模的增大,软件端的服务增值空间还会进一步释放。

12、目前分布式节点对于玩客云究竟影响几何?

在前不久的一次演讲中,迅雷的首席架构师曾经提到了迅雷目前也还在使用IDC的服务器做中心服务器,那么是否意味着目前迅雷距离全部使用用户的分布式闲置节点还有一段距离?陈磊对此表示:“公司整体的价值观是希望做成一家没有服务器的公司,这个据我所知全球还没有企业能实现。我们现在也的确还有在使用IDC的硬件,但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对于他们的依赖已经大幅减少,但未来我们的整个体系中可能还会存在中心化的硬件。这个跟业务本身相关,如果业务需要一个中心化的节点进行工作分配,那么这样的架构就是必须的。

但可以保证的是,我们也在不断优化技术,争取把尽可能多的任务直接放到闲置节点上去做。未来的中心服务器很可能只需要负责一些简单的任务分配和管理。

13、未来迅雷的国内外业务会如何考虑开展,是否会考虑合并运行?

陈磊对雷锋网表示:“现在主要还是先把硬件、也就是节点卖到国外,然后再根据具体情况去开展软件业务的扩张。但从远景来看,国内国外应该还是分开独立运行。

(全文完)原创:雷锋网 二次编辑:玩客家wkejia.com